Top Ad unit 728 × 90

《当我们同在一起玩乐》:跨越100年的游乐场展览


30年代的自由奔跑,到如今的社区规划,游乐场陪着我们成长,也见证了国家的改进。新加坡国家博物馆最新展览《当我们同在一起玩乐》,就是纪念我们共同的回忆。



4个展区:新加坡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

《当我们同在一起玩乐:新加坡的游乐场(1930年至2030年)》是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和建屋发展局(Housing & Development Board)一同发想并打造的展览,与大家一同重温童年回忆,也鼓励大家一同想象游乐场的未来。展览按照时间顺序编排,纪录了不同阶段的演变过程。


1区:游乐场的出现(1920年—1960年)

在实体游乐场的出现前,孩子都是在开阔的草地、空地、渠道和小巷间玩乐。新加坡最早的游乐园是生意人和企业私下购买设施而成的空间,成为了人们聚集的地方。


本地第一个游乐园在多美歌一带成形,接着就是1928年的加东公园。展览品包括一本名为《Report of the Playing Fields Committee》的书册,就是政府委派的研究小组报告,里头的资料包括人口和休闲空间的比例,也开始参考土地面积,规划相应的休闲空地面积。这个报告成为发展的基础,女皇镇的邻里游乐场随后出现。


(上)作家吴思静提供50年代在加东游乐场取景的照片


2区:建屋发展局的游乐场(1970年—1993年)

建屋发展局于1960年成立,从新加坡改良信托局(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)接棒掌控社区发展的走向。在解决甘榜迁居的住屋需求后,HDB开始投入游乐场设计的工作,从日常生活和文化中,寻找灵感,创造新加坡独特的特征,增进社区凝聚力。

著名的龙头游乐场就是建国设计师许延义(Mr Khor Ean Ghee)的杰作。这次的展出包括他当年的设计绘图,也在展厅中间准备了沙池(sandpit),让大家动手重温当年的记忆。




3区:在安全和挑战间寻找平衡点(1990年—现今发展)

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演变,改变和提升了人们对于游乐场的需求。新加坡赶在千禧年之前完成了名为《SS457》的“公共游乐设施设计、安装和维护指引”。


新一代的游乐设施也包括金字塔的攀爬乐园,增加高度挑战孩子的胆量。展览中也设立了2.5米高的游乐场,纪念这段时期里,维持安全和创造挑战的平衡点。

SS457中最有象征性的改变包括在游乐场改用橡胶材质的地板,减少孩童摔伤的案例。

大家也难得有机会见识到检测游乐场安全的工具,包括拟仿儿童躯干大小的灯罩,是否也让你想到IKEA的严苛品质管理呢?






4区:(现今—未来2030年)

从最初的私人捐赠到如今的人民参与企划,第4区让人思考游乐园在未来的走向。展览空间里有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(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SUTD)学生设计的电脑程序,让你创造属于你的梦幻游乐园。在展览结束后,国家博物馆将结合大家的创作,在博物馆外的打造全新的游乐设施。

(上)SUTD学生示范如何创造游乐园,还能扫描QR码,把你的杰作发送到手机里
(上)参观者设计的游乐场会投映在墙壁上,貌似电脑游戏风格

SUTD的学生也在展览空间里,引用并改造指标性的游乐设施,提高设施的互动性,也鼓励大家再次凝聚于游乐园中。

(上)能够3人一起玩荡的秋千,是不是少了寂寞感?


法国设计师
matali crasset
首创:为幼儿设计的游乐园

走进国家博物馆中,迎面可见的是法国工业设计师matali crasset的杰作。



她的作品使用鲜艳的颜色和简单的条状设计,把参观者和博物馆的空间牵连成一。设计的中间有围栏,就是特地让年幼儿童爬行的空间。参观者也能转动黄色的铁杆,让天花板上的设计产生变化,简约中展现了她的巧思。

*******

《当我们同在一起玩乐:新加坡的游乐场(1930年至2030年)》
Singapore’s Playgrounds 1930-2030 –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

日期:420日—930
时间:10am7pm
地点:国家博物馆1Stamford Gallery
票价:入场免费
社交媒体分享:#OurSGPlaygrounds



《当我们同在一起玩乐》:跨越100年的游乐场展览 Reviewed by 林慧颖 Hui Ying on 星期六, 四月 21, 2018 Rating: 5
All Rights Reserved by YOLO 精彩活着 © 2014 - 2018
Powered By Blogger, Designed by Sweetheme

Contact Us

名称

电子邮件 *

消息 *

Blogger 提供支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