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Ad unit 728 × 90

芳林公园《还我网络自由》抗议集会

自新加坡媒体发展局上月28日宣布新的本地网络新闻管理执照和框架后,许多网民纷纷表达抗议与担忧。除了电视讨论节目外,许多网站也集体到芳林公园示威要求政府撤销新条例。



MDA风波的重要数字

虽然有些人保持观望态度参加活动,但在网民集体努力之下,昨日的抗议活动仍达到一定的作用。以下是这次风波的重要数字:

50000
媒体发展局公布目前10个受管制的新闻网,必须缴交的保证金额


4000 
上网签撤销条例请愿书的人数

2500
到芳林公园示威抗议的出席人数


150
在昨日的抗议集会前,在上周四(6月6日)参与把网页改为黑屏(blackout)的网站数量

73.9% 
人力部长陈川仁(Tan Chuan Jin)在电视节目澄清后,相信新条例会限制网络新闻内容的人数百分比

15
在芳林公园演讲人数中,最年轻的言论代年龄。他表通过年轻代表,转达自己的想法。


10
在芳林公园致词抗议的演讲人数,其中包括著名网站The Online Citizen(TOC)和The Heart Truths的创始人/编辑,以及年仅20岁的新一代年轻代表,证明Y时代对时事并不冷漠。


新条例争议何在?

虽然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(Yaacob Ibrahim)重申新条例只针对网络新闻而不影响网络自由,但许多网民仍然感到威胁与担忧。


在媒体发展局发布的文告中,任何在两个月内发布8条有关新加坡新闻的网站都有可能受到新限制的约束。虽然至今只公布10个网站受管制,但任何公司的网站和部落客都有可能被纳入其中。

许多网站都达到限制条例,却没收到管制通知,确切的管制标准让人无法理解,也没兑现政府保证过的”软性监管“。

其他争议包括新管制的必要、保证金额和点击率标准从何而来等。


芳林公园抗议的意义

TOC创始人之一Andrew Loh昨天在集会上坦言,有些人质疑抗议的成效,也有人估计参与人数大约只会有几百人。那在芳林公园抗议的意义到底何在呢?

(1)建议平息民声,而非限制自由


TR Emeritus的代表把网络比喻为水壶,表示水(民声)之所以会沸腾,是因为有火(不满)。因此想要处理热水的方式,不应该是限制,而是倾听民声,解决让人民抱怨的课题。

(2)表达“进步”是前进,不是后退


The Heart Truths代表Roy Ngerng呼吁大家思考为何人们选择上网寻找其他新闻资讯来源。他所讨论的观点带出传统媒体应该跟上民主发展步伐,而非要求拥有言论自由的平台“倒退”。

集会上也展示了一格漫画,表示新限制是让新加坡言论自由指数倒退的决策。


(3)年轻人对时事并不冷漠

抗议集会上邀请到年轻代表致词,让参与的群众发现年轻人并不冷漠,也不是无知。


年仅20岁的演讲者与大家分享,她在出国浸濡归来后,忽然感受到文化冲击。以前她认为本地很好,后来上网才发现社会的另一个层面,引起她的关注。甚为年轻人,她开创了新条例可能限制的资讯平台,为的就是证明年轻人也关心时事课题。

(4)长远目标:迈向2016年的思考议题

虽然抗议集会的成效仍然是个问号,但许多网民决定聚集,就是想要跟政府部门沟通。这不仅是一个课题,也是下一届大选前,值得人们回顾并且衡量政府与基层沟通效益的个案。



抗议集会的面貌

这是YOLOsg第一次到芳林公园了解现场情况,除了演讲外,我们也有些让人惊讶的发现。

与其它国家相比,新加坡人给人的印象是较为谨慎而不鲁莽抗议的群体。但在昨日的活动中,许多新加坡人都表现得十分文明,对于海外记者也乐意接受访问,表达看法。有的参与者也积极地在现场提供的纸上写下看法。

另外,抗议集会的氛围十分平静,除了演讲者偶尔的喊话外,大家都十分文明,并没有太多“极端分子”的倾向。在演讲者方面,大家都依数据等实据讨论,扮演的不是“鼓吹”异议的角色,而是激发人们思考的桥梁。


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这次的课题,可关注《还我网络自由》官网。

完整抗议集会相册,请点击此。

更多有关课题的报导,欢迎查阅以下报导:

芳林公园《还我网络自由》抗议集会 Reviewed by 林慧颖 Hui Ying on 星期日, 六月 09, 2013 Rating: 5
All Rights Reserved by YOLO 精彩活着 © 2014 - 2015
Powered By Blogger, Designed by Sweetheme

联系人表单

名称

电子邮件 *

消息 *

Blogger 提供支持.